手拉1911多少钱(52年铁匠收到毛主席来信)

新商盟报价网 2023-01-26 15:05 2

摘要: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手拉1911多少钱(52年铁匠收到毛主席来信),需要的朋友可以参考下,如果你喜欢还可以浏览手拉1911多少钱(52年铁匠收到毛主席来信)的最新相关推荐信息。

前言

图|毛主席

1952年,一铁匠从汉口乘坐火车来到北京,下车后,他便开始四处打听:“毛泽东住在哪里?”

在经过两天的访问后,铁匠才得知毛主席居住在中南海,打听清楚后,铁匠便急匆匆来到中南海,四下打量一番后,他来到了侧门,正准备走进找毛主席,却被守在门口的警卫员一把拦了下来,见此状况,铁匠只好急忙说:“我要见毛主席。”

可警卫并没有过多理会,铁匠便将毛主席给他的亲笔信拿出来,说:“我是朱其升,我有毛主席亲笔书信。”

警卫见到信后,才把朱其升带进中南海,毛主席因工作繁忙,并未第一时间接见朱其升,但朱其升的心里却是暖暖的,他知道他的润之兄弟从未忘记的,渐渐地,朱其升的思绪回到了过去......

毛主席、朱其升义结金兰

1891年,朱其升出生于湖北省大冶县刘仁八镇岩山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因自幼家境贫寒,12岁时朱其升便开始在打铁处当学徒,当时除了打铁外,他还要修雨伞。

但按照规定,要在老板处尽三年学徒工义务,不给钱,只给吃饭,这样的生活对于还在长身体的朱其升来说是苦不堪言的。

图|打铁匠(非朱其升)

1909年,为了寻找生活出路,朱其升便加入了新军,并被编入彭友胜所在的班当了一名列兵,打铁出身的朱其升在训练时,能吃苦耐劳,不久后便提升为了上士,彭友胜也被提升为副目,他们二人感情很好。

1911年,武昌起义爆发后,正在长沙求学的毛主席来到了新军营地,想要报名从军,但是当时想要参加革命军,必须得有可靠的人做担保。

时年18岁的毛主席,自然没有谁可以做他的担保人,为了能够参军,毛主席据理力争的同负责接收新军的军官说:“我是学生,不少同学都参加了学生军,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找谁担保呢?”

可不管毛主席怎么同军官说,军官都始终坚持规定,拒不收他入伍,这也让毛主席有些生气地说:“真是秀才遇上兵,有理说不清!”

正当毛主席为参军的事情而苦恼的时候,朱其升刚好从军营中走了出来,他看到毛主席眉清目秀,文质彬彬,俨然一副学生模样,便走上去和蔼地问:“这位兄弟,你有么事对我说说,行吗?”

两位军人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毛主席顿时对朱其升产生了信任感,他便把自己的身世、参军的打算如实告诉了朱其升。

朱其升听完后,便主动找到好友彭友胜,决定一起做毛主席入伍的保人,就这样,毛主席便以“毛润之”的名字加入了革命军,还是在朱其升的队伍里,做了一名列兵。

图|青年时期毛主席

在新军里,朱其升与毛主席的关系十分密切,作为老兵,朱其升在生活和军事上处处帮助、指导毛主席,毛主席刚入伍时没有军衣和毛毯,朱其升便把自己的刚发的蓝棉衣给毛主席穿,天气转凉后,朱其升担心毛主席太冷,便让他同自己一起睡。

在相处过程中,朱其升发现毛主席对红烧肉可谓是情有独钟,于是,每当部队打牙祭的时候,只要分到红烧肉,朱其升总是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碗中的肉分给毛主席一些,二人的相处就如同亲兄弟一般。

除此以外,朱其升还会帮毛主席擦拭枪支,指导他的军事训练,毛主席学东西很快,在朱其升的耐心指导下,他很快就学会了军事上的高难度动作和技巧。

一次,毛主席在摆弄枪支的时候,发现机头卡住了,一动不动,一时间毛主席不由得变得着急了起来,朱其升原本在做其他事情,突然发觉毛主席一直在弄枪支的机头,便赶忙走上去说:“不要紧,我来给你修。”

说着,朱其升便把枪支从毛主席手中拿了过来,很快,他就把枪支给收拾好了,毛主席接过枪支时,扣动扳机,发现好使了不少,便高兴地同朱其升说:“在这方面,你真是个能手,我得拜你为师啊!”

朱其升听着毛主席的话也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我自幼家里穷,12岁便开始外出做工,也就学了这么一点手工技术,不如你们文化人的知识有大用啊!你通晓古今,读书又多,将来一定是国家栋梁之材。”说完,朱其升还拍了拍毛主席的肩膀。(新商盟报价网uggsupply.com)

图|毛主席

说完,朱其升便要同毛主席结拜为兄弟,毛主席也十分愿意同朱其升、彭友胜二人打交道,便马上同意了。

当天晚上,毛主席、朱其升、彭友胜三人坐在一起,谈天说地,毛主席还给他们二人讲述了《三国演义》刘备、关羽、张飞三人桃园结义的故事。

听完这个故事后,朱其升便提议插枝为香,毛主席和彭友胜表示赞同,就这样,毛主席、朱其升和彭友胜三人义结金兰,成为了异姓兄弟。

此后,在休息的时候,毛主席、朱其升、彭友胜三人常常会坐在一起聊天,毛主席古文根底深厚,他常常会朱其升和彭友胜讲《水浒传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故事。

据朱其升后来回忆说:“我当时听不懂润之讲的古文,不热心,听着听着,慢慢地就睡着了。可我特别爱听他讲‘曹操煮酒论英雄’、‘张飞大战长坂坡’、‘孔明虚设空城计’等故事,他的口才很好,他一边讲还一边做手势,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”

那时候,每到空余时间,毛主席还会教朱其升、彭友胜读书、写字,这时朱其升都会十分认真,为此,毛主席常常夸赞他进步很快。

毛主席与朱其升所在的部队,虽然没有打过什么大仗,但也经历过一些小的战斗,在战斗过程中,朱其升常常掩护毛主席。

图|毛主席

一次,上级传下紧急命令,要求必须夜行军150余里到达目的地,中途还要翻过一座大山,当走到山下的时候,毛主席早已累得满头大汗,这时朱其升便把毛主席背在身上的背包拿了下来,手里也抢过了毛主席的枪杆,另一只手拉着毛主席上山。

这天雨下得很大,朱其升始终走在前面,护着身后的毛主席,后来毛主席实在走不动了,想蹲下来休息,但他怕朱其升掉队,便同朱其升说:“你去赶部队吧,别管我了!”

可朱其升却坚决不听毛主席的话:“这么大的雨,这么黑的夜,丢下你一个人在这孤山野洼里,我怎么能放心?我一定要陪着你,生在一起,死也要在一起。”

这句话让毛主席十分感动,在休息了一会儿后,他们二人又踏上了行军征程。

然而,朱其升和毛主席并没能始终在一起,1912年4月,南北议和实现,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。

毛主席、朱其升和彭友胜所在的部队也被下令解散,三位好友依依惜别,从此各奔东西,朱其升回到了故乡,以种田兼打铁为生,彭友胜也回到了家乡,毛主席则继续留在长沙求学,三人也因此断了联系。

毛主席寄信给朱其升,群众:你和毛主席是兄弟?

在此后的岁月里,虽然毛主席与朱其升没有再见过面,但他们始终没有忘了彼此......

1949年,新中国成立后,农民们为了表达对毛主席的敬爱之情,便会去城里购买毛主席的彩色标准相,贴在自家的堂屋中央,以此来膜拜毛主席。

图|毛主席相

1950年的一天,朱其升去铁匠铺上工,路上他路过一座茅棚,从门前瞧去他看到了一张毛主席的彩色肖像,两边还贴着以“泽”、“东”二字领头的红纸对联,对联写的是“泽润民生公垂宇宙、东方红日著照五洲”。

朱其升见状来了兴致,他走上前去观察肖像和对联,在看到完整的毛主席肖像时,朱其升眼前突然一亮,心想:“这面相好面熟啊!是他吗?”

朱其升想要认清彩色肖像上的人,便放下手中的农具,仔细同自己脑海中的毛润之辨认了起来,看了许久后,朱其升自己一个人嘟哝道:“是他!真像,特别是下巴上那颗大痣!”

朱其升确认了眼前肖像上的人就是过去同自己一起参军的毛主席,但在高兴之余,他突然又有些失落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又脏又破的衣服,不免有些失落。(新商盟报价网uggsupply.com)

就这样,朱其升带着高兴和失落干了一天活,晚上回到家中后,他把自己和新中国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兄弟的事情告诉了妻子,但妻子思想传统,埋怨丈夫瞎猜,还警告他说:“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这么大的官,是过去的皇帝,你敢与他称兄道弟?你趁早不要瞎说,弄不好,就大祸临头了。”

后来,朱其升和毛主席有过交往的事情也被整个村子里的人知道了,大家对此事并不相信,都纷纷嘲笑他,这让朱其升也很是懊恼。

图|毛主席

最后有一位教书先生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劝他写信给毛主席,看看有没有回信,在众人的催促下,朱其升来到汉口,找到测字算命的老先生,先后写过六封信寄给毛主席,但最后这些信都石沉大海,杳无音信。

面对朱其升迟迟收不到毛主席的回信,大家更是坐实了朱其升是瞎吹的,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六封信并没有送到毛主席手中,所以毛主席才未给朱其升回信。

虽然毛主席一直没有给朱其升回信,但是朱其升从未放弃给毛主席写信,因为他坚信,如果毛主席就是毛润之,那他收到信后,一定会和他相认的。

1952年,朱其升来到汉口街头补伞,他一边工作,一边四处打听如何可以把信寄到毛主席的手中。

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天朱其升在同人闲谈的时候,无意谈到了自己与毛主席之间的交往,一老乡听到后便盯着朱其升问:“你真的与毛主席有交情?”

朱其升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我真的与他同床共被,情同手足!”

老乡看着朱其升认真的样子又说:“那我给你介绍一个人,你去找她,他会想办法使你和毛主席联系上的。我们工厂业余夜校,有个名叫孟淑纯的女老师,她与我省的李先念书记是同乡和战友,至今还有来往,她为人很热心,我明天请她找你谈,会有办法的。”

图|李先念

第二天晚上,孟淑纯找到了朱其升,为了确保朱其升一定与毛主席有过交往,孟淑纯便让他仔细地讲述了过去与毛主席在一起的故事,并要朱其升说一下毛主席的一些特殊爱好和生活习惯。

朱其升都一一说了出来,此后,孟淑纯多次找朱其升了解情况,在了解的差不多后,她向朱其升要了两张照片,又根据朱其升给她讲述的内容写了一封信,还加盖了武汉市委的公章,请李先念随公文呈送给毛主席。

当朱其升得知信由李先念书记带给毛主席后,他心里十分高兴,他知道毛主席马上就会给他来信了,那段日子里,朱其升一直满怀期待等待毛主席的来信。

1952年9月初,一封来自北京的公函由孟淑纯的手中转到了朱其升的手中,朱其升握着这封信,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,随后,他又把信交到了孟淑纯的手中,虽然过去毛主席教朱其升读过书,但是他认识的字还是不太多。

当孟淑纯读出“其升兄”三个字的时候,这位与毛主席同过甘苦、共过患难的老实人,顿时热泪盈眶,他心潮澎湃,激动地说:“我的润之弟做了这么大的官还没有忘记我这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啊!这只有共产党才能做到啊!”

孟淑纯又接着说:

其升兄:来信收到,甚为高兴。寄上人民币200万元(旧币,折合现在的人民币200元),聊佐小贸资本,彭友胜尚在人间,曾有信来,知注附告。顺祝,兴吉。毛泽东1952年8月30日。

图|毛主席给朱其升的信

很快,朱其升收到毛主席回信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,这让很多当初不相信朱其升与毛主席是兄弟的人,都瞠目结舌,群众们纷纷跑到朱其升的铺子前说:“你和毛主席是兄弟?他给你写信了?那你快给我们讲讲你和毛主席的革命经历啊!”

就这样,朱其升不厌其烦地讲起了他与毛主席共同经历的那一段革命岁月。

朱其升进京见毛主席,毛主席:我们见面太晚了!

在收到毛主席的回信和钱后,朱其升心里便萌生了同润之弟见面的想法,于是,1952年10出,朱其升带着毛主席给他的钱做盘缠,怀里还揣着毛主席给他寄来的亲笔信,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。(新商盟报价网uggsupply.com)

一路上,朱其升看着窗外的风景,心里不断犯着嘀咕:“见面怎么说呢?润之弟如今当了国家主席,是过去的皇帝,还认得我这个平民百姓吗?北京那么大的衙门,是昔日的皇宫,我这身打扮能进得去吗?见了润之弟我该说些什么呢?”

就这样,朱其升在思考中来到了北京,从火车上下来后,朱其升便四处打听:“毛泽东住在什么地方?”

在经过两天的打听后,朱其升终于知道毛主席住在中南海,于是,他收拾妥当,拿着信直奔中南海侧门,见门口有警卫,朱其升主动走上前说:“我要见毛主席。”

图|毛主席

毛主席作为新中国领袖,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,警卫只以为朱其升与普通百姓一样想见见毛主席便没有多加理会。

朱其升见警卫不理自己,有些懊恼,他赶忙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毛主席给自己写得亲笔信,说:“我是朱其升,我有毛主席亲笔书信,我是润之的兄弟!”

警卫看到是毛主席的亲笔信,这才准许朱其升进入中南海,当天毛主席因工作繁忙并没有见朱其升,朱其升则被安排在了一间招待所里休息。

朱其升一直等待着毛主席见他,直到第三天下午,才有人告知朱其升毛主席要见他,来人很快把朱其升带进了一座古朴的四合院。

朱其升在站了一会儿后,便看到从屋内走出一位身材高大的人,不等他反应,那位身材高大的人已经抱住了朱其升的肩膀,爽朗地笑着说:“你就是其升兄吧!我们见面太晚啦!我很想你啊!去年春,彭友胜写信来,我已给他去过信。”

朱其升望着毛主席微笑的面容,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,只见毛主席送开手,又无限感慨地说:“你怎么早不给我写信呢?!接到信后应该早些来嘛!我多么想见旧时的朋友哇!”

说着,毛主席与朱其升肩并肩走进了书房,朱其升看到满架书,有些感慨地说:“主席,您还是那样喜欢书啊!”

“不要称主席!还是叫我润之,或叫毛泽东吧!”毛主席坐在椅子上,眼望着桌上的线装书,叹了口气说:“新中国成立不久,百废待兴,我工作又忙,只得抽空读一点书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读书的机会还多些呢!”

图|毛主席

遇上老朋友,毛主席的谈话兴致要浓烈许多,他侃侃而谈他们那时在革命军中的生活和战斗,谈同伴的朋友和分别后的情形,听到这些,朱其升感慨万千,眼含热泪,他万万没想到一位伟人,能和自己促膝谈心,倾吐友情。

毛主席说:“我们在新军共同生活和战斗,虽只有半年,但记忆犹新,特别是你和彭友胜对我的照顾和帮助,我是不能忘记的,我很感谢你们啊!当时,我带有学生气,对军队生活不习惯。你们像兄长一样关心我。”

“不,不,是您关心了我们。您像老师一样教我们读书,写字,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。”朱其升连忙接着说。

畅谈之后,毛主席又留朱其升一起吃饭,吃饭闲谈时,毛主席要朱其升在北京多住些日子,看一看故宫、颐和园等古老建筑,游一游香山、长城等风景名胜。

几天后,毛主席叫人通知朱其升晚上7点钟到他办公室,朱其升按时到达,一见面,毛主席就笑盈盈地说:“这几天玩得痛快吗?今天,我找你来,是要你谈谈大冶县和武汉的情况,谈谈群众的想法和要求。”

朱其升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如实地做了汇报,毛主席听得很认真,特别是谈到开展民主革命运动取得成绩的时候,毛主席脸上的笑容是藏不住的。

图|毛主席

随后,毛主席又同朱其升谈了一些改造旧中国的想法,朱其升听懂了大部分谈话的意思,有的还不太理解,他知道毛主席在日夜为新中国操劳,便不忍心打扰毛主席太久,起身告辞了。

朱其升在北京住了近一个月的时间,临行前,毛主席又叫人给他拿了500元作为路费和回家生活的补贴,朱其升见毛主席又给他钱,执意不肯收。

毛主席说:“这是我的稿费,是以我个人名义送给你的,我绝不慷国家之慨!放心收下吧!”(新商盟报价网uggsupply.com)

朱其升听了毛主席的话,才将这笔钱收下,回到家乡后,朱其升便把毛主席给他的500元拿出来做资本,将流散在汉口附近补伞的、修鞋的、补锅的手工艺人都联系在一起,成立了和平油布雨伞厂。

1953年2月19日,毛主席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、公安部长罗瑞卿的陪同下,乘坐海军登陆艇从汉口到达大冶县石灰窑江边。

到了这里,毛主席没忘记自己与朱其升的谈话,一定要上岸看看大冶,看看其升兄出生的地方。

在艇上,毛主席询问身旁的同志:“你们认识朱其升吗?”

当时负责接待毛主席的同志听到朱其升的名字后,立即说:“我们一定要打听打听这个人。”

舰艇停泊后,杨尚昆等人考虑到毛主席的安全问题,不同意毛主席上岸。

但毛主席一想到朱其升,便毫不犹豫的说:“我骑驴子也要看。”

说完,毛主席便朝岸上走去,一路上只要看到群众,毛主席总是会主动上前询问生活状况等等。

图|毛主席

当毛主席离开时,还深深地望了望这个使他难以忘怀的朋友的故乡。

1954年,朱其升带着“和平油布雨伞厂”厂门的照片,再一次来到北京面见毛主席。

毛主席见到朱其升后很高兴,他拉住朱其升的手说:“其升兄,你来得好,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些你们下面的情况。这次你要详细地谈谈。”

朱其升见毛主席兴致很高,就无拘无束地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,谈了许久后,朱其升把自己雨伞厂的照片拿给毛主席看,毛主席接过后,笑眯眯地说:“很好,这个工厂不错,有点社会主义的气魄。”

此后,毛主席又邀朱其升谈了几次话,20太难后,朱其升来同毛主席告别,临别时,毛主席紧紧握着朱其升的手说:“其升兄,你多来北京走走,多来看看我,老朋友间不要因为我当了官就疏远了!”

朱其升听了毛主席的话,老泪纵横,毛主席见此情景,动情地说:“我是不会忘记你的!有困难,有要求,可随时告诉我,我想办法给你解决。我绝不当官做老爷,不会不理睬你们的。”

图|毛主席

然而,毛主席再也没能等到朱其升来北京看望他,同他讲讲民间的情况,1956年夏,朱其升在汉口病逝,享年65岁。

手拉1911多少钱(52年铁匠收到毛主席来信)
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